acak

mft党,akatin粉

一点脑洞。

之前有和ciao一起讨论白童子新皮肤的事情,不知不觉就有新思路出来了。说来也是很有趣:水纹是六一儿童节出的皮肤,怎么看都像是孩子们玩耍时穿的衣服,白童子看起来也很贪玩的样子。
而新皮肤红鳞估计大家也知道设计理论了:为了带走5月5贪玩不愿离开人世的孩童:那天家里有男孩子就会挂起鲤鱼旗——和第一个皮肤水纹的元素很复合。

白童子将曾经贪玩的自己带走,然后他也成长起来,不再贪玩,就如同觉醒时那样,稳重而不失温柔,成为真正可靠优秀的鬼使。


p:和ciao大佬谈论脑洞真是无比美好_(:з」∠)_@ciao 

白血】没有题目的第二章

注:白童子x吸血姬友情向雷者误入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尴尬的自我嫌弃


今天母亲又跑出去了。
我看着父亲追出去,又转头看向盘子里盛满的紫苏牛肉,空气中都是好闻的香味,真奇怪母亲为什么不喜欢它。
心里想着,我夹起一块牛肉放在嘴里,脑中却窜出之前父亲说过的话:雏祭快到了吧?
微风掠过枝头,几朵桃花随风而散。
“雏祭”二字如同烟火般在脑中炸开,桃花盛开的日子,那个属于女孩的节日。
我目光移到窗口,父亲不在那儿,母亲也不在。今年的“桃日”,估计还是我们自己过吧。
一只人偶,或者是母亲新做的和服。
想到这里,我只感觉心里一紧。
不知怎么的,母亲的身体似乎越来越不如意,她有时候会变得烦躁,有时候会大哭。哪怕她尽力避开,但我还是发现了,那时候我就会很害怕,因为这个几乎疯狂的女人,脸上尽是可怖的表情,和我那温柔似水、端庄优雅的母亲判若两人。
我想问问父亲,却不想看他为难的表情,就全当作不知道了。

“小姬?”
“嗯?”我本来在发呆,若不是白童子叫我,大概我还没有发现他靠近了吧。
“在想事情吗?”他看着我的眼睛,然后侧身在边上的空地坐下。风有点大,他将一缕翘起的发梢别在耳后,大大的旗子放在旁边,我多留意了一眼,只见旗尾泛着红光,时不时跃出光团,然后转瞬即逝。
“嗯……你居然真的来了啊?”我缩着腿,下巴撑在膝盖上:其实我也只是随口说说让他来陪我,毕竟这种事,说出去父母也大概不会相信吧?
“当然,我说话算话!”白童子扬扬眉,语句见字符欢快的跳跃着,他的笑容如晚春下午的暖阳,照得人心里暖和。
果然,有“朋友”会让心情好起来呢。
“那个……”我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他面前已经摆了大堆的东西,心里由不得吐槽这些东西是怎么带来的。
白童子丝毫不在意我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一脸认真堆起薄圆柱,最后在上面摆上一个胖乎乎是不倒翁。
“你这……”
“啪!”
我话还没落,白童子已经出手,一块木柱飞出去,上面的胖娃娃左摇右晃,却没有掉下去。
“……”
“这个叫【打达摩】”白童子将小锤子送到我手里,他弯弯眸,“试试吧?玩游戏会让烦恼都飞走的。我们来看看谁的达摩先掉吧?输了的人要画花脸哦。”
“看起来也没什么难的吗。”见白童子已经准备好毛笔,我白了他一眼,拿过锤子。
“记住达摩不能掉哦,掉了就输了哟。”他在旁边乐呵呵地提醒着,似乎早就预测到结果一样。

我是顶着一脸的墨水回的家,母亲以为我受了欺负,一边拿温水濡湿的毛巾把我的脸擦干净,一边问着发生了什么。
“我的好朋友。”我撒了个小谎,“有时候回来山上采药。这是我们在玩游戏。”
我抬手挡住母亲的脸上,拇指一边边顺开她锁紧的好看的。



“开心点了吗?”白童子的脸上也花着,他眨眨眼睛。
我本还在为游戏常输的事而赌气,被他这么一提醒这才发现:的确是好多了。
“你看吧,你笑起来的样子好看多了。”
“谢谢……”
“不,能帮你真好。”白童子那双纯净的眸子闪着光,他依旧笑着,“不过我希望小姬也可以帮帮我。”
“再过些日子就是桃花节啦,山下的村子晚上有集市哟,我想请小姬一起去。”
“……”不得不说、那一瞬间我惊了,“你不是男生吗?难道……”
“不,”他及时地打断了我,“是由其他事情啦,难道小姬不想去玩玩吗?”
“想。”
“那我晚上来找你哦,记得和爸爸妈妈说啦。”



母亲的眉舒展开来,我望着她笑了笑:“别担心,我很开心。”






大概是一个有后续的文x

好久不产粮了今天诈尸x
*重点:白童子x吸血姬(偏友情向)雷者误点!
估计又有ooc的地方了[允悲] ​​​
大概是第一章,可能有后续



湿润的空气中弥漫着泥土和紫苏的芬芳。
清晨的天边泛着鱼肚白,连风都是凉爽的。
这种天气是我最喜欢的,紫苏的味道很好闻,我喜欢趁着父母还在沉睡的时候偷偷跑到外面种植紫苏的空地里,那里有懒懒爬行的蜗牛,运气好的话还可以见到萤火虫。
就好像只属于自己的乐园,不会有人打扰。

今天的“乐园” 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原本安静的夜里,美妙的歌声顺着风灌入耳中,它让我想起了母亲曾经唱过的温柔动听的催眠曲,哪怕只是简单的几个音节却足以让人安心。
出于好奇,我顺着歌声来到外边。
天才蒙蒙亮,细碎的星散在褪去的黑暗中。
阴影中的人一袭白衣立于空地间,周边浮动着发亮的东西,就像萤火虫在黎明前展现的明光。
那人的手上拿着奇怪的旗子,那些光时明时暗,逐渐潜入旗幡底端。
若隐若现的光衬亮他的侧脸,最后一束光团潜入幡下,周遭恢复一片黑暗,但他似乎也注意到了还有其他的人,把头转了过来。
歌声停止了。
“哎?怎么还有一个?难道我遗漏了吗?”男孩好看的脸上露出几分慌张,他盯着我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只是下一秒,他脸上的慌张被疑惑代替了,低声呢喃:“不对……你不是……”
“你能看到我?”
他扶正帽子将旗子背到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阴阳师?”
“你是谁?”他乱七八糟的话让我感到不悦,我有些不满地看向他,“在这儿干嘛?”
这是父亲围起的菜园,突然来了个莫名其妙的人换做谁都肯定会不开心。
“啊……”眼前的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凑近了些弯弯眸子,调皮地笑了下,“抱歉哦是我太没礼貌了。你好,我叫白童子。”
他朝我伸出手,脸上的笑意加浓,一阵微风吹过,那份温柔在风中扩散开来,我撇嘴转过头不去看他。
“叫我小姬就好了。”
好看的人笑起来就更好看了。我心里想着:如果能多一个同龄的伙伴,在这里似乎也不会太孤单了?
“嗯……小姬……”白童子反复念着这两个字,最后似乎是确定完全记住了,欢快地跳到我旁边,变戏法似地从口袋里掏出小半袋糖来,“来,这是礼物。”
这个叫白童子的人依旧笑着,我瞟眼看着他,那人透蓝似水的眸中闪着光。
“这是金平糖,很好吃的。”白童子眨眨眼睛,半透明的纸袋中隐隐看见星状的颗粒,我有点犹豫,最后却敌不过糖果的香甜,抓了几颗含在嘴里。
很甜,我第一次遇到比紫苏好好吃的东西。
“小姬,”白童子将糖袋递过来,“今天见到我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和别人说啊?不然我会很苦恼的。”
我毫不客气地接过袋子,嘴里还回味着糖果的余甘:“好啊,不过你能天天陪我来玩吗?”
“哎?”
“我们住的地方太偏僻了,都见不到其他人……”我还没有说完,他就蹲了下来,面对着我笑道:“好啊。”





黑白童子—同心(第三章

注:科幻向
黑白童子械化人
黑童子视角
(妖狐出没



黑白童子—同心

注:科幻向

三、

“这是……什么?”持着塑料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耳边传来了盒子变形的哗啦声,脑内瞬间闪过了许多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信息量着实大了些。

这是给谁用的?是我吗?

我将盒子放回原位,努力平稳呼吸,同时手也抚摸着心口。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

“黑童子,有人敲门我脱不开手,你帮下忙吧。”门外是白童子的喊声。
我立即回应了人,随后离开房间。

抢在门铃再一次响起前将门打开,我看到外面站着一名青年,他的样子很奇怪,雪白的头发尾部后有抹淡淡的紫色。
“?”
很显然,他没有想到是我来开门。
“啊~”青年眼中的惊讶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略显怪异的笑容,他抬手晃了晃手指,最后落在我身上,“黑童子——”

“……”我看着他,眉头微皱。

“没想到你还活着啊。”他绕过我进了房间,我的目光随着他的步伐会转过来,他却突然回神,脸一下子凑近。
“真是可怜的家伙,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你付出多少了吧?”
“噗,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忘了啊。”
“哎呀呀,生气了真可爱。”
他的笑声刺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

我握紧了拳头,克制住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你一定很想知道白童子的事情吧,”他缓步走近,散出热气的唇瓣几乎贴到我的耳朵上,语速缓慢却充满诱惑,“要不要——我告诉你?”
后面的话字字敲在心上。

“妖狐先生。”

那人闻声回过头,白童子刚从厨房出来,头发绑得高些,手上还拿着锅铲,脸色明显阴沉了不少
“好好,我不闹了。”叫妖狐的男人象征性的举起双手,认输似的嬉笑着退后几步。
白童子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将锅铲搭在肩膀上,顺手丢过去一个布袋。
妖狐很默契地跟上他的动作,抬手接住了布袋。
“这周的开支应该够吧?”白童子微微一笑,“食物的话,明天到我这里取好了。”

原来是被他帮助的人吗?
我看向妖狐,没想到对方也看了过来。

“谢谢啦,有什么情况我也会告诉你的。那我回去了,跳跳还在家里呢。”妖狐收起小袋子,白童子也没有挽留。
“该吃饭了黑童子。”
“嗯。”
我上前打算跟上白童子的步伐,与妖狐擦肩时那家伙突然开了口:“晚上xx街,想知道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黑童子?”待妖狐离开后,白童子叫了一句。
“嗯?”
“别听他的话。”他似乎是在提醒,“妖狐只是他的代号,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直觉告诉我,白童子他不想说出过去的事情来。


晚上以出去散步的理由,按照妖狐说的地点找了过去。xx街算是遗弃的区域了,无人居住的楼房、长满杂草的街道算是这的标志。
那家伙,似乎早就猜到我回来一样,一副悠哉模样,盘腿坐在草地上等待着。

“来啦?”
“……”
他回过头看向我,冷色的月光让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蓝色。

“你很漂亮呢。”他修长的手指托起下巴眯眼笑着,“和白童子一样。”
“有时候我很想把你们都做成不朽的艺术品放在玻璃柜中,就像我的妻子那样。不对,我的妻子是不会死去的。”
“……”我沉默片刻,对于他所说的我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想知道关于我的那些。

“噗你看你,又皱眉了明明那么好看。容易生气不是好事呢。”妖狐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

莫名不爽。

“你说你,妻子不会死?”我有点妥协了。
“对。就好像你一样,毕竟械化人的时间几乎是静止。”
“……”
“不过也有械化人的寿命很短——”妖狐故意拖长了音,摸着下巴将目光瞟向这里,短暂的停顿后缓缓开了口:
“就比如——”


回来时我做了场噩梦。

梦中只有一片虚暗,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喊起我的名字。可我没有来得及找到声音的主人,那些面部狰狞的怪物便从黑暗中钻出,它们抓住了我的手脚,狞笑着挖出来还在跳动的心脏。

醒来时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那梦真实得不像话。

“黑童子做噩梦了吗?”白童子不知是什么时候醒了,他挪动身体凑得更近了些,抬起手将我的头压在他温暖的怀中,并轻轻抚摸起来。
他对昨晚的事闭口不谈。
“别怕。”

“有我在。”


他声音平静似水、却又温柔无比。

我安静的贴在他身上,在这里似乎可以清楚的听清白童子的心跳声。

他的心脏…其实早就……


我一直想要找白童子好好聊一聊,无关过去,无关于我,只是关于他自己。
只是当我下定决心时,他却突然消失了。


如同人间蒸发般。

TBC.





黑白童子—同心(第二章

黑白童子—同心

注:科幻向

二、

“我想出去走走。”

白童子听了这话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换成了明媚的笑容:“太好了,这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黑童子你等一下哦,外出的话需要换上好的衣服才行。”
“……”

**城的白天外出的人叫晚上少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白童子走在前面,嘴中还哼着小曲儿。
“对啦!”他突然转过身。
“嗯?”
白童子拉过我的手,轻轻的握紧:“抓住啦。”
“……”心跳似乎更加剧烈了。
“黑童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万一走丢了怎么办?”他一本正经地胡说起来,手上比划着。
我稍稍用了力试图挣脱,却发现他握得很紧,沉默片刻最后只好妥协,可嘴上还依旧不肯认输地回道:“资料库里有地图。”

“我们只是械化人,但不代表我们要一辈子以机器的形式活下去。”白童子捏着我的脸,眼中多了几分少有的严肃,“明白吗?”

失去记忆就如同初生的婴儿,皆是懵懂无知。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这句话我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
目光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希望能通过能什么找到一丝可以回忆的东西。
突然目光被前方的一处高塔所吸引。白色的塔尖躲在薄云后,时现时隐。

“白童子,那里……我们,是不是去过?”我抬起手。

下意识说出了“我们”。
或许是潜意识的作用吧。
我…曾经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朋友?亲属?还是别的什么?

“哪里?”白童子顺着我的手臂看向那处,却只见他无奈地笑了笑,“那个地方啊,只有接受改造和定期检查时我们才进去的。”
“你看到那些塔上虚浮的球状物体了吗?我们就是乘着那个上去的。”白童子在空中画了几个圈,以便我能注意到。
“嗯……看到了。”我眯起眼睛,费了好大劲才看清上面的漂浮物。
“你视力真好。”我忍不住夸了句,将视线上的网格拉动,那几个小东西更加清晰,旁边也一次排列开对应的数据。

除了顶端,塔身没有任何窗户活着门阀,难怪要靠工具上去。

我心里想着,随后将数据网关闭:看来想从那里找到什么信息是不可能了……
然后我瞟见了对方衣服上的图案。
“枫叶?”下意识地开口。
“嗯,你那上也有哦。黑童子真是迟钝,才发现吗?”白童子无奈地笑出了声,抬起手戳了下袖口,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上同样带着枫叶的图案。
“……”

这个图案带来的感觉与初见白童子时一样,很亲切,很友好。
我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

回去时已经是晚上了。
刚一推开房间的门白童子就先冲了过去再一头栽入柔软的床中,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啊!累死啦!”
“……”我看着他,大概是是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很清楚的感觉到疲惫正顺着血液蔓延至全身。白童子见我还站着,转了个身招呼着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来休息啊,真是的,黑童子你别老像个木头似的啊!”

的确就像个木头。

我坐到他旁边。

白童子扑过来将头枕在我盘起的腿上,他仰着头
我们正好对视上。

“嘿嘿~这样也不错~”他捂着嘴笑道。
我不排斥这个,甚至喜欢这种感觉。

似乎听得见心跳声。

“对了,白童子。”“嗯?”
“晚上的汤洒在裤子上了还没洗。”
“……”

“不要紧,我一会儿去洗澡。”


星碎散漫幽暗无边的夜空,熠熠生辉。黑暗间,是谁撑起了明灯,点亮了迷途旅人的归路?


白童子说我的房间还没有整理好,这段时间两个人只好挤在一起睡。
我睡不着,一直看着上面的天花板。直到眼睛发酸,待回过头时,白童子已经睡了。
我凑近了几分,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

“白童子……”

我轻轻念了他的名字,这让我感到安心。

他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我心想:好想……把那些都想起来……

第二天醒来时,白童子已经去忙早餐的事情了。
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便起身打算去整理他的房间。
白童子的房间很干净,本就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我翻起了白童子书架上的书,却在收手时碰掉了柜子内的盒子。械化后的身体反应速度极快,在它下落前便将其扶起了,于是我看清了上面的字
——机械心脏。

瞳孔骤然缩小:

这是……什么?


TBC.




【黑白童子】因缘

注:随笔向
白童子视角
———————


白童子踏过盘缠于山林间层层石阶,赤裸的脚每攀上一步,草尖的露水与青石的冰冷都让他更为清醒。

佛堂檀香缭绕,模糊了周遭景象。
佛眼半睁,眸含慈悲。

白童子双手合上闭眸祈祷,逆着窗前投下的暖光,缓缓跪下。

光是如此耀眼,让那瘦小的身影融合其中。

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

那么性命交付也好,奉上灵魂也罢。
到底是与黑童子经历了什么,才肯为彼此做到如此地步。

今生种种皆是前生因果。

“不求来世相见,不求前生注定。”祈求之语堂内响起,幽蓝的眸中尽是虔诚。
“只求当下,莫断因缘。”

总有一天,我还能听到你温柔的言语;
总有一天,你会放下一切背负;
然后,我们也会像现在一样,永远永远不会分开

好吗?
黑童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