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mft党,akatin粉

【mft短篇】黎明。

战争似乎是即将进入尾声了。

太阳藏着地平线后,黑暗扑倒伤痕累累的小镇当中。
积雪堆在破旧的木屋前,冷风在空中呼啸着——又下雪了。
“akatin,好像又下雪了。”mafu蜷缩在akatin的怀里,对方也将他抱紧了些。两人互相依偎着,索取这最后的温暖。
“等我下mafu。”akatin突然起了身。
akatin把还没有被雪水浸湿的干草垫从角落里拖出来,又往快要熄灭的火堆里添了些木条——这些都是他从外面的工厂里偷来的。
“呼,这些是最后的了。”akatin嘟囔着抱起垫子坐到mafu旁边,“来,盖上点,虽然不多,但是暖和。”akatin拍了拍垫子上的灰尘,把它盖在mafu身上。
“唔,谢谢。”mafu搓着通红的双手看向akatin,akatin的身体却因为寒冷不停的颤抖。
“……”mafu动了动唇。
“akatin不会冷吗?”
“哎哎?我啊?”akatin立刻摆出一副全然无事的样子拍着胸膛,“我可比mafu大呢,这点小事完全没事哟……”
还没说完,mafu就扑倒akatin怀里,“唔……”akatin愣了下,温暖瞬间涌上全身。mafu扬起稚气未退的脸,看着akatin绿色的眸子,笑道:“一起来啊,这样就不冷了!”

=====
那时候的镇子还没有受到战争的洗礼。人们沉浸在和平所带来的快乐中。
mafu遇到akatin是在一个早上。
阳光正好,百鸟合鸣。

mafu在被父母“关在”钢琴房里,音符从打开的窗户飞出去。悦耳的曲子在mafu耳中却变得枯燥无味。对于孩子来说,还是玩耍什么的比难懂的钢琴曲更吸引人。
“嗨,朋友,这曲子真是好听。”红发的孩子从窗户外探出头,笑着朝他摆摆手,mafu被吓了一跳,却没有叫出声。
“你,你好……”
mafu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
“你好啊,看你这么愁眉不展的,我带你出去玩玩啊,那帮商人带来的葡萄酒,糖块可比这个有意思多了。”akatin挑眉。
“妈妈说过不让出去的……”
“没关系的,我可以帮你。”
“为什么?”
“因为没人陪我玩啊!”说着akatin回身跳了下去。“喂喂这可是二……”mafu冲了过去,后面的话却卡在嘴里了。akatin完好无损地站在下面朝自己挥手。
“下来啊,我接着你。”akatin喊道,mafu稍微大了些声:“我,我不敢。”
“mafu?亲爱的,你在喊什么?”门外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没什么,妈妈!”这下mafu有点慌了,可是他太想出去看看了,顾不得犹豫其他是原因,他爬上窗台。
纵身一跃——
他只感觉身体远离了陆地。

或许是mafu太轻,也或许是akatin力气大。总之akatin微微跃起,稳稳地接住mafu,冲击所带来的惯性让两人一起摔在柔软的草坪上。
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快走吧,我妈妈会发现的。”mafu拉起akatin的手。
“我叫mafu,你呢?”
“akatin哟。”

=====
“akatin,你说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mafu在akatin的怀中,有些昏昏欲睡,“现在一想想,曾经被逼迫着学钢琴的日子也是如此幸福啊。”“快了,就快了吧。”akatin抚摸着他的头,“救援的人似乎说是明天就到。似乎我们是最后一批人了。”
“那我们就安全了对吧?”
“恩,安全了。”akatin点点头。

“对了akatin。”“恩?”“你当时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啊?”“这个啊,mafu不也快二十岁生日了吗?打算那时候送给你的。”
“这样啊……好棒。”mafu蹭了蹭akatin的头,“那我也需要好好回应akatin才行。”

======
雪不知是什么时候停的。
将mafu吵醒的是一声枪响。恐惧感瞬间充满了mafu的身体。
“akatin……”
“嘘,别出声……”akatin捂住mafu的嘴,“听着,你一会带着剩下的木头躲到地下室去,那里有备用的干粮和火柴。”akatin有点不放心的嘱咐着。mafu拨开akatin的手,“akatin你呢?”
“我去引开他们。”
mafu闻声瞪大了眼睛,险些喊出了声:“我不要!”
“乖,听话,我会回来的。”akatin顿了顿,继续说道,“还记得我说过要给你的东西吗?”
“?”
“那个在地下室,有个小木箱里。”

“让我去吧,我想保护一次akatin啊!”
akatin握住mafu的手,吻了他的额头:“让我再守护你一次吧,下一次让你来好吗?”
不容mafu回答,akatin便侧身翻出早已没了玻璃的窗户。直接冲到一个男人面前,将防身的匕首送入对方的胸膛。血溅在akatin脸上,很烫人。
“来啊!你们这帮挑起战争的混蛋,有本事就来啊!”akatin忍住反胃感喊道。

枪声远去了。

天亮了。

“mafu,akatin?!”
成熟女性的声音。
“妈妈吗?我在……”mafu吃力的推开地下室的木板,在试图爬上来时散着长发的女人把他拉了起来。
“亲爱的,我的孩子,没受伤吧?”女人颤抖着声音一边边梳理mafu的白发,却在看到mafu几乎失神的红眸时,皱起眉头。

“你看……妈妈,这是akatin……送给我的呢……”mafu的双手送到她眼前,手中捧着的是一对做工粗糙的戒指。

其中一只刻着“love mafumafu”。

眼泪朦胧了视线中的一切。
对方的声音被水声淹没了。

=====
钢琴声在教堂中渐渐消失。

“mafu先生总是来帮忙,我们非常感激。”修女朝他鞠了一躬。
“不必谢。”mafu笑着朝她摆摆手,无名指上带着那只戒指。

天气真是好呢。
“你知道吗?akatin,别人都说你已经死了,可是我还不信。”mafu一路上自言自语,“还是要给你弄个块墓来,明明连尸体都没找到,我才不要呢。”
“听说有人要搬过来,还是在我家对面,该去看看了吧?”

“是啊。要好好的见一面。”

mafu愣住,目光转向声音的源头。
熟悉的人正朝他微笑着。
“好久不见mafu。”

mafu的脚步不受控制地朝向akatin。

路中行走的鸽子被惊起,拍打着翅膀飞起。翅尖拂过他的脸,带来阵阵清风。

“akatin——”

【愿彼此相爱着。】

END。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