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mft党,akatin粉

【mft短篇】他。

「古老的时钟敲响十二次,
空中回荡起圣女所作的诗章,
赞颂它即将到来。」
敬爱的神明大人啊,吾等愚者与您同在。

====
夜幕在高空晕开水墨。

我是被歌声所吸引而来的。
夜空中回荡着陌生的曲调,这似乎不是教堂的人所唱出的,欢快的曲调让人听起来格外舒服。抱着“这么晚了还有谁没睡”的想法,我顺着歌声响起的方向找了过去。
夜晚果然很黑啊。
“light。”我动了下手指,一簇火焰应声而起,瞬间照亮眼前的路。
也同时照亮了高处正在唱歌的人。
“额……”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那是教堂前的圣母雕像,而唱歌的人正坐在圣母肩头——那种高度怎么可能会有人上去?
而那人似乎被突然出现的亮光吓了一跳,歌声也戛然而止。
红发在黑夜中显得有些诡异。
尽管我没资格说他。
“晚上好啊。没想到也有人跟我一样大半夜睡不着啊。”
片刻的沉默后,是他先开口的。
“晚好。我是听到你的歌声才到这来的。”我回应道,同时发表了自己的疑问,“请问,你是怎么上去的?”
“啊……怎么上去的啊…”对方故意拖长尾音,却露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也没了声音。
“你没事吧?”看他没了动静,我竟产生了他是不是突然猝死了的错觉。
“额…”那人很是苦恼的揉揉头发,“我不知道怎么下来了。”
“……”
我扶额,那你上去干什么啊……
“我扶你下来。”
“哎?”
脚下生风,无形的力将我的身体托到半空,朝着那人靠拢过去。
我伸出手:“来。”
“你会飞啊?好厉害好厉害!!!”他拉住了我的手,由于魔法有共享的作用,他也浮在了空中。
唔,很温暖的手。
“你是魔法师吧?”他看向我,“前一阵子来到我们这儿的大魔法师mafumafu?”
“恩……”两人回到地面。
“真是谢谢你了。”红发的少年笑着。
“不必谢。”我叹了口气,明明不想在别人面前施展魔法的。
“我叫akatin。”
“恩?”
“明天见了,大魔法师先生。”
在akatin翠绿的眼眸中,我似乎读出了什么复杂的情绪。

====
阳光与氧气间,徘徊不进。

可能是因为昨晚睡得较晚,我醒来时已经过了平时去教堂祷告的时间。
“额……”我看了墙上挂着的古钟,“这时候,早饭也该没有了吧?”“真是早哟?亲爱的大魔法师先生。”熟悉的声音响起。
不是昨天的……akatin?
我本能地转过头,看见这家伙坐在我家的窗台上,带着明朗的笑容向我挥了挥手。
“你是怎么上来的啊??这可是四楼哎?!”
这是我第一秒的反应。
“我比较擅长爬高嘛。”akatin则是一脸淡定的跳了进来,将一个纸袋子放在床头柜上,“刚起来,还没吃饭吧?”“恩?”“给你的,”他指了指纸袋,“刚出炉的面包。”
“啊啦?谢谢。”我有点跟不上akatin的思维了,明明我们才刚认识吧。“就当是答谢昨天晚上的事啦,以后我会天天送的。”他倒是很实话。
我不知说什么好。
“话说回来……”akatin凑到我眼前,握住我的手。“哎哎哎???你干嘛啊?放手 !”我试图将手抽回来,对方却抓得很紧。
“mafu的手很凉呢。”
“……”依旧是那股温暖的感觉。akatin,似乎有着特殊的能力,让人愿意靠近。
“我们来做朋友吧。”他笑着。
“让我来温暖mafu吧。”
仿佛心弦被拨动了般。
“说什么肉麻的话啊?”我挣脱了akatin的手,扭头不再看他,却感到脸上发烫。
akatin只是有了一丝的沉默,又再次展开了笑容:“mafu果然很可爱啊。”
“……”
akatin才是。

身为大魔法师的继承者,是不能与外人有过多接触的,简单的说,不能信任任何人。蕴含着巨大魔法源的躯体会成为任何人的目标。
会死。
稍有不慎就会被杀死。

只是……有着如此温暖笑容的人,我还是可以信任的吧?

====
akatin总是很精神的样子。
有时候,我会看到他去教堂祷告。
午后的阳光混合着泥土的清新在院内扩散,我总会在透过教堂那扇高大的窗子,站在庭院内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如此诚恳的表情。

“akatin桑,真是温柔的人呢。”我坐在草坪上,正对着akatin的背影。“mafu才是哟。”akatin没有回头,“我并不温柔啦。”我并不知道此时的akatin是什么表情,但从akatin的语调中,我似乎感觉到自己是说错话了。
微风流走指间。
“对了,mafu。”akatin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啊?什么?”
“身为伟大的大魔法师,你一定很喜欢魔法吧?”akatin顿了顿,“据说只有大魔法师才能杀掉魔王呐。”
“能杀掉吧?”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
“但是我不喜欢魔法。”
“哎?”
“与其成为大魔法师,还不如做一个普通人。我想像普通人那样。”我伸出手在空中随意地比划着。
“我也……”他欲言又止。

红发的少年带着温柔的笑,融入到阳光中。
我听到他说:
“mafu,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吧。”

====
「只可惜我无法成人,不能与你共存。」

最近到教堂做祷告时,我总是能感觉到那位年轻的牧师投来的异样的目光。这让我有些不舒服,却也不好多问。
“mafu。”soraru主动找到我。出于礼貌,我也没有回避他,“soraru桑有什么事吗?”
他从脖上摘下的十字架项链让我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和我的一样,这意味着我们都处于同一战线——为了彻底消灭魔王的战斗。
“你……”
“不用在意,我很早就开始注意大魔法师您了。”soraru显得很平静,他将项链重新戴好,并为我拿了一杯咖啡。我并没有接受。
“拥有着魔法源的人魔力果真是大到难以想象呢。”对方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现在却略显脆弱了。”
“哎?”我不懂他什么意思。
“你的魔力值似乎有了大幅度的下降。”soraru解释道,“这个现象现在仍在继续。”
“也许会很快消失吧?但在你成为普通人之前,估计魔王会找上麻烦来吧?身为大魔法师的你会犯这等低级错误吗?”
我听不清soraru的话了。
最近我只有和akatin桑在一起啊……
我抬手揉揉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自己回想起还接近过谁,却正好看清掌心中印着的图案。
被蛇缠上的逆十字架。
撒旦的象征。
“……”我仿佛在一瞬间看到了akatin的笑容。
是你吗?
soraru将一把短刀递到我面前:“这把短刀是涂有圣水,应该可以防身,剩下的,我们会想办法的。”
在夺过武器之后,我几乎是逃出的教堂。

我试图找到akatin去问个究竟。
拥有这那样笑容的人怎么可能会?
那为什么他要在祷告时露出如此诚恳的表情啊?
然而现有的魔力似乎已经不足以找到akatin了,它消散的太快。
我第一次有了被绝望吞噬的感觉。

“mafu似乎很苦恼呢。”
akatin?
熟悉的声音响起时甚至让我有了想哭的冲动。“akatin桑吗?”可就在我回头看他的同时,所有想说的话都被自己吞了回去。
akatin没有任何变化,而他脚下的是一个恶魔模样的影子。
“akatin桑……?”我难以置信。
“mafu,我是魔王哟。”akatin微笑,却是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的魔力,也都快消失了吧?”
“……”
“那我就放心了。还好现在没有其他人在呢,不然会很麻烦。”
随之而来的,是冲向自己的利刃,我本能的退后几步,淡蓝色的屏障撑开并接下这次攻击。然而也是只是无济于事。我几乎将仅剩的魔力都耗尽才开启的防御障,却被akatin轻易的击碎了。
在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谁都会想要反抗。
我掏出了soraru之前给我的短刀,但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akatin逼到墙边,手腕也被死死地扣住。
魔法师的肉搏能力几乎为零。
“啧……”我清晰地感觉到背部撞墙时所带来的疼痛,脑中却一片空白。
——我要死了吗?

“唔,没了魔法的大魔法师果然很弱啊。”我听到akatin略有嘲讽的声音。
“可是,我果然最爱的还是mafu。”akatin面无表情得继续说着。
“……”我不知如何开口回答。
“所以,就请我最爱的mafu……”

「去死吧。」
“杀了我吧。”

意料之外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
而akatin趁这时间抓起我握着短刀的手,毫不犹豫地刺入自己的心脏处。

我在akatin绿色的眸子中看到了满脸泪水的自己。

“这下子,mafu可以像普通人一样了吗?”akatin笑着。

红发的少年,真正融入阳光之中,不见踪影。

end.

====
注:

本文设定,大魔法师如果失去所有的魔力就会变回普通人。
mafu是大魔法师,如果mafu失去了魔力,就会变成普通人,这正是mafu和akatin说的想像普通人一样。
akatin是魔王,身为魔王的自己有能力耗尽mafu的魔力从而实现mafu的愿望,却没有办法让自己成为普通人。所以akatin选择被所爱之人杀死,变相性的不再是魔王。
「可惜我无法成人,不能与你共存。」是akatin所说。相当于暗示。

「我们一起改变世界吧」=大魔法师成为普通人+魔王逝去=影响很大。
倒数第二个小段,在mafu与akatin对话时akatin就做好了死去的准备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