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mft党,akatin粉

黑白童子—同心(第三章

注:科幻向
黑白童子械化人
黑童子视角
(妖狐出没



黑白童子—同心

注:科幻向

三、

“这是……什么?”持着塑料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耳边传来了盒子变形的哗啦声,脑内瞬间闪过了许多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信息量着实大了些。

这是给谁用的?是我吗?

我将盒子放回原位,努力平稳呼吸,同时手也抚摸着心口。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

“黑童子,有人敲门我脱不开手,你帮下忙吧。”门外是白童子的喊声。
我立即回应了人,随后离开房间。

抢在门铃再一次响起前将门打开,我看到外面站着一名青年,他的样子很奇怪,雪白的头发尾部后有抹淡淡的紫色。
“?”
很显然,他没有想到是我来开门。
“啊~”青年眼中的惊讶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略显怪异的笑容,他抬手晃了晃手指,最后落在我身上,“黑童子——”

“……”我看着他,眉头微皱。

“没想到你还活着啊。”他绕过我进了房间,我的目光随着他的步伐会转过来,他却突然回神,脸一下子凑近。
“真是可怜的家伙,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你付出多少了吧?”
“噗,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忘了啊。”
“哎呀呀,生气了真可爱。”
他的笑声刺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

我握紧了拳头,克制住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你一定很想知道白童子的事情吧,”他缓步走近,散出热气的唇瓣几乎贴到我的耳朵上,语速缓慢却充满诱惑,“要不要——我告诉你?”
后面的话字字敲在心上。

“妖狐先生。”

那人闻声回过头,白童子刚从厨房出来,头发绑得高些,手上还拿着锅铲,脸色明显阴沉了不少
“好好,我不闹了。”叫妖狐的男人象征性的举起双手,认输似的嬉笑着退后几步。
白童子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将锅铲搭在肩膀上,顺手丢过去一个布袋。
妖狐很默契地跟上他的动作,抬手接住了布袋。
“这周的开支应该够吧?”白童子微微一笑,“食物的话,明天到我这里取好了。”

原来是被他帮助的人吗?
我看向妖狐,没想到对方也看了过来。

“谢谢啦,有什么情况我也会告诉你的。那我回去了,跳跳还在家里呢。”妖狐收起小袋子,白童子也没有挽留。
“该吃饭了黑童子。”
“嗯。”
我上前打算跟上白童子的步伐,与妖狐擦肩时那家伙突然开了口:“晚上xx街,想知道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黑童子?”待妖狐离开后,白童子叫了一句。
“嗯?”
“别听他的话。”他似乎是在提醒,“妖狐只是他的代号,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直觉告诉我,白童子他不想说出过去的事情来。


晚上以出去散步的理由,按照妖狐说的地点找了过去。xx街算是遗弃的区域了,无人居住的楼房、长满杂草的街道算是这的标志。
那家伙,似乎早就猜到我回来一样,一副悠哉模样,盘腿坐在草地上等待着。

“来啦?”
“……”
他回过头看向我,冷色的月光让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蓝色。

“你很漂亮呢。”他修长的手指托起下巴眯眼笑着,“和白童子一样。”
“有时候我很想把你们都做成不朽的艺术品放在玻璃柜中,就像我的妻子那样。不对,我的妻子是不会死去的。”
“……”我沉默片刻,对于他所说的我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想知道关于我的那些。

“噗你看你,又皱眉了明明那么好看。容易生气不是好事呢。”妖狐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

莫名不爽。

“你说你,妻子不会死?”我有点妥协了。
“对。就好像你一样,毕竟械化人的时间几乎是静止。”
“……”
“不过也有械化人的寿命很短——”妖狐故意拖长了音,摸着下巴将目光瞟向这里,短暂的停顿后缓缓开了口:
“就比如——”


回来时我做了场噩梦。

梦中只有一片虚暗,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喊起我的名字。可我没有来得及找到声音的主人,那些面部狰狞的怪物便从黑暗中钻出,它们抓住了我的手脚,狞笑着挖出来还在跳动的心脏。

醒来时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那梦真实得不像话。

“黑童子做噩梦了吗?”白童子不知是什么时候醒了,他挪动身体凑得更近了些,抬起手将我的头压在他温暖的怀中,并轻轻抚摸起来。
他对昨晚的事闭口不谈。
“别怕。”

“有我在。”


他声音平静似水、却又温柔无比。

我安静的贴在他身上,在这里似乎可以清楚的听清白童子的心跳声。

他的心脏…其实早就……


我一直想要找白童子好好聊一聊,无关过去,无关于我,只是关于他自己。
只是当我下定决心时,他却突然消失了。


如同人间蒸发般。

TB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