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渣渣文手,弃坑狂魔

白白真的是永远的小天使qwq

同期组严重不足啊救命

黑琳||绝境

注:ooc有,是无面小黑



小黑冲出包围圈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鸦之巢内寒冷潮湿,时不时从黑暗的深处传来几声凄凉的鸦叫。

失血过多的缘故,他的眼前阵阵发黑,甚至再次听到了追兵的声音,小黑迅速躲入隐蔽的洞窟观察四周,却发现空无一人。

大概是高度紧张下产生的幻听。

小黑将白色的面具放在一边暂时放松下来,他的时间不多,但身体急需调整状态,短暂的休息会让状态恢复很多。

小黑这才来得及看清自己的伤口。

利箭几乎贯穿了小腿,血浸透了衣布——这应该是身上最严重的伤,不过他现在还是很庆幸上面没有毒或者其他的什么,不然只会更惨。

接着他咬紧自己黑色的围巾,然后用力将箭拔出来。

尖锐的疼痛让他出了很多汗,小黑一头砸在前面的石壁上,等他的神志清醒一些时,东西已经被拽出来丢到了一边。

并没有什么正规的物品可以包扎伤口,他缓缓靠下来,又从衣包中翻出一条崭新的黄色围巾。

那是琳送给他的。

他只是带着,但还没舍得用。

小黑的眼神柔和下来。


——特攻部队要抛弃感情。


沉默片刻后,他摘下黑围巾勒住伤口包扎好。

小黑重新戴好面具,将黄围巾系在脖颈上。


该走了。


黑色利于他们隐匿黑暗。


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去,不过至少在最后,是可以作为“自己”死去的。


在尽头的漆黑中,那抹亮黄也逐渐被吞噬了。




百年诈一次尸x


最近对同期组的执着越来越深



p1是苍牙的好友,大概是死前陷入困境的状态吧。



p2是和ciao、卡特一起挖坑的现pa(x)帮隼白搬家后的小琐事。




最后感谢食用=w=

无脑意识流。



没错我最近什么也写不出来



p1:为了阻止而最终将隼白杀死的小黑


p2:复仇的苍牙。不过个人更倾向“杀死弱小的自己”

无脑随笔||无面·小黑相关

注:ooc有




小黑醒了。

眼前的黑暗让他无从适应,双手试探着摸上双眼的位置,直到摸上那层厚厚的绷带才缓缓放下手。

“……”

脑海里闪过那道寒光,接着世界被染成鲜红。


“喂!不要紧吧?!”

“血流太多了,要赶快处理……”

视线模糊间,同伴的声音逐渐靠近。


不……


“伤口比较深,或许会看不到。”医生叹息道——他还年轻,失去一只眼睛太过可惜。


我没事……


阳光明媚,温和地落在他的脸上,小黑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便停下脚步看向那边。

“怎么了?”

“你的脸上……怎么了?”同伴见到右眼上横着的疤痕由不得愣住。

“啊……这个啊?”小黑下意识摸上那道印记,脸上却是温柔的笑,“没什么。”


毕竟……

任务完成就好了啊。




(写在后面:之前和ciao讨论面具上的割横时有的思路吧,结果这么久后才写出来orz



原本想写关于小黑新皮的文,不过想着想着就又靠到剧情分析上了……总之…日常捅刀吧

随笔||苍牙相关/无题

注:ooc有,第一人称,视角为苍牙逝去的战友






我想要的,是你们……



————

离开训练场的山路不是很好走。

尤其是雨后,那条泥泞的小道更加曲折难行。

我走在苍牙后面,那家伙似乎把注意力都放在路上,没察觉到我正打量着他。

“隼白呢?刚才就没看到他。”我忍不住问了句。

“被队长叫走了,那时候你在训练。”苍牙跳上一个高坡转头朝我伸出手,我抓住他借力跟上去。

这里风景很好,尤其是训练完后,三个人慢悠悠地走着山路往回走,似乎也挺不错。

不过最近隼白似乎越来越忙,只有两个人的话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适应。

“隼白离当队长不远了。”我勾过苍牙的肩把他往自己这儿拉了拉,“到时候咱可得好好敲他一顿啊。”



————

刀刃插入最后一只怪物胸口,那东西痛苦地抽搐嚎叫着,随即化作黑烟消失不见。

那群小喽喽也开始畏惧,它们一点点退后退隐到黑暗深处去了。

我把满是血迹的面具摘下来,很随意地抹了把,结果上面更脏了,再回头看另两个人,他们也都结束了战斗。

苍牙还没摘面具,我上前将其拿开。

“怎么了?”他有点懵。

我看着他好看的脸笑了笑:“苍牙你果然还是不戴它更好看啊。”

苍牙的眼神透出一股莫名的情绪,我假装没有看见,快步跑向隼白那里了。



————

隼白又早早被叫走了。

今天队长也出任务,我有些无聊地盯着远处游走的云,夕阳下那些血红的轮廓似乎有些刺眼。

苍牙和我的情绪似乎差不多,他很随意地抛出一只苦无,我听到撞击声便也抬起头看向远处的靶子——正中靶心。

“好无聊啊……我们提前回去吧。”我跳下木桩还没走出几步他却突然叫住我了。

我回头看过去。

他的喉结滚动,最终轻轻问了出来:


“这里,是梦吗?”



————

“终于承认了吗?”我反问道。

苍牙沉默了。

我缓步走近他。

“你在一次任务中受了重伤,你在这里度过了多久,也就是在现实中昏迷了多久。”

“那几次都是在提醒我吗?”

“差不多啦,我知道你是出于愧疚,所以至少在这里不想让那件事再发生了。”

这个梦真的太美好了,大家都在,没有人背叛没有人牺牲。

但梦终究是梦啊……

“可是苍牙,时间不多了。”

苍牙的表情有些复杂,我看出了他的难过。

“我……我很抱歉…”

没等他说完我便狠狠地弹了他的额头。

“你啊,就是人太好了。”我无奈地笑着,“是我不够强大,还让你背负了那么多。”

“该道歉的是我。”

我顿了顿补充道:“我想要的,是你们好好的。”



————

“我该回去了。”

苍牙突然开了口,我看到他的身体逐渐透明,与晚霞融为一体。

“嗯,就不送了。”我打趣道。

“那个,”他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在这里,你还能活着吗?”

“只要你还在,我就在。”我笑着,“要是你伤心,我也会感到难过。”

我拥抱了他透明的身体:“所以啊、好好活着。”

“……”

最后一丝光被淹没在山群之后,他也跟随那道光离开了。



————

我听到了他最后的话。

你也要好好活着。


我轻笑出声,对着空无一人的黑暗温柔回应:

“当然。”

和基友的一点小猜测∠( ᐛ 」∠)_

小队三人,生死与共。

只可惜,少了一个啊

重发:

图:ciao


苍牙感觉到对方的头顶在自己额上。

耳边原本喧嚷热闹的人群似乎在此寂静。

他试图集中精力,想感受到对方的一点气息,只可惜那人始终是冰冷的。

“苍牙,我的好兄弟。”

狰狞鬼面下的青年淡淡微笑,声音中却满是苦涩与心疼。

接着是一个深深的拥抱。

“辛苦了。”


你没有错。




(感谢ciao的配图!

大致是万圣节苍牙已故的好友回来“看望”苍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