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mft党,akatin粉

黑白童子—同心(第三章

注:科幻向
黑白童子械化人
黑童子视角
(妖狐出没



黑白童子—同心

注:科幻向

三、

“这是……什么?”持着塑料盒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耳边传来了盒子变形的哗啦声,脑内瞬间闪过了许多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这信息量着实大了些。

这是给谁用的?是我吗?

我将盒子放回原位,努力平稳呼吸,同时手也抚摸着心口。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

“黑童子,有人敲门我脱不开手,你帮下忙吧。”门外是白童子的喊声。
我立即回应了人,随后离开房间。

抢在门铃再一次响起前将门打开,我看到外面站着一名青年,他的样子很奇怪,雪白的头发尾部后有抹淡淡的紫色。
“?”
很显然,他没有想到是我来开门。
“啊~”青年眼中的惊讶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略显怪异的笑容,他抬手晃了晃手指,最后落在我身上,“黑童子——”

“……”我看着他,眉头微皱。

“没想到你还活着啊。”他绕过我进了房间,我的目光随着他的步伐会转过来,他却突然回神,脸一下子凑近。
“真是可怜的家伙,你一定不知道他为你付出多少了吧?”
“噗,一点反应也没有,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忘了啊。”
“哎呀呀,生气了真可爱。”
他的笑声刺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

我握紧了拳头,克制住一拳揍过去的冲动。

“你一定很想知道白童子的事情吧,”他缓步走近,散出热气的唇瓣几乎贴到我的耳朵上,语速缓慢却充满诱惑,“要不要——我告诉你?”
后面的话字字敲在心上。

“妖狐先生。”

那人闻声回过头,白童子刚从厨房出来,头发绑得高些,手上还拿着锅铲,脸色明显阴沉了不少
“好好,我不闹了。”叫妖狐的男人象征性的举起双手,认输似的嬉笑着退后几步。
白童子的表情缓和下来,他将锅铲搭在肩膀上,顺手丢过去一个布袋。
妖狐很默契地跟上他的动作,抬手接住了布袋。
“这周的开支应该够吧?”白童子微微一笑,“食物的话,明天到我这里取好了。”

原来是被他帮助的人吗?
我看向妖狐,没想到对方也看了过来。

“谢谢啦,有什么情况我也会告诉你的。那我回去了,跳跳还在家里呢。”妖狐收起小袋子,白童子也没有挽留。
“该吃饭了黑童子。”
“嗯。”
我上前打算跟上白童子的步伐,与妖狐擦肩时那家伙突然开了口:“晚上xx街,想知道什么,我会告诉你的。”

“黑童子?”待妖狐离开后,白童子叫了一句。
“嗯?”
“别听他的话。”他似乎是在提醒,“妖狐只是他的代号,没人知道他叫什么。”

直觉告诉我,白童子他不想说出过去的事情来。


晚上以出去散步的理由,按照妖狐说的地点找了过去。xx街算是遗弃的区域了,无人居住的楼房、长满杂草的街道算是这的标志。
那家伙,似乎早就猜到我回来一样,一副悠哉模样,盘腿坐在草地上等待着。

“来啦?”
“……”
他回过头看向我,冷色的月光让一切都蒙上了一层浅浅的蓝色。

“你很漂亮呢。”他修长的手指托起下巴眯眼笑着,“和白童子一样。”
“有时候我很想把你们都做成不朽的艺术品放在玻璃柜中,就像我的妻子那样。不对,我的妻子是不会死去的。”
“……”我沉默片刻,对于他所说的我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想知道关于我的那些。

“噗你看你,又皱眉了明明那么好看。容易生气不是好事呢。”妖狐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
“……”

莫名不爽。

“你说你,妻子不会死?”我有点妥协了。
“对。就好像你一样,毕竟械化人的时间几乎是静止。”
“……”
“不过也有械化人的寿命很短——”妖狐故意拖长了音,摸着下巴将目光瞟向这里,短暂的停顿后缓缓开了口:
“就比如——”


回来时我做了场噩梦。

梦中只有一片虚暗,冥冥之中似乎有人喊起我的名字。可我没有来得及找到声音的主人,那些面部狰狞的怪物便从黑暗中钻出,它们抓住了我的手脚,狞笑着挖出来还在跳动的心脏。

醒来时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那梦真实得不像话。

“黑童子做噩梦了吗?”白童子不知是什么时候醒了,他挪动身体凑得更近了些,抬起手将我的头压在他温暖的怀中,并轻轻抚摸起来。
他对昨晚的事闭口不谈。
“别怕。”

“有我在。”


他声音平静似水、却又温柔无比。

我安静的贴在他身上,在这里似乎可以清楚的听清白童子的心跳声。

他的心脏…其实早就……


我一直想要找白童子好好聊一聊,无关过去,无关于我,只是关于他自己。
只是当我下定决心时,他却突然消失了。


如同人间蒸发般。

TBC.





黑白童子—同心(第二章

黑白童子—同心

注:科幻向

二、

“我想出去走走。”

白童子听了这话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换成了明媚的笑容:“太好了,这今天是个好天气呢。”
“黑童子你等一下哦,外出的话需要换上好的衣服才行。”
“……”

**城的白天外出的人叫晚上少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白童子走在前面,嘴中还哼着小曲儿。
“对啦!”他突然转过身。
“嗯?”
白童子拉过我的手,轻轻的握紧:“抓住啦。”
“……”心跳似乎更加剧烈了。
“黑童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万一走丢了怎么办?”他一本正经地胡说起来,手上比划着。
我稍稍用了力试图挣脱,却发现他握得很紧,沉默片刻最后只好妥协,可嘴上还依旧不肯认输地回道:“资料库里有地图。”

“我们只是械化人,但不代表我们要一辈子以机器的形式活下去。”白童子捏着我的脸,眼中多了几分少有的严肃,“明白吗?”

失去记忆就如同初生的婴儿,皆是懵懂无知。

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这句话我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
目光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希望能通过能什么找到一丝可以回忆的东西。
突然目光被前方的一处高塔所吸引。白色的塔尖躲在薄云后,时现时隐。

“白童子,那里……我们,是不是去过?”我抬起手。

下意识说出了“我们”。
或许是潜意识的作用吧。
我…曾经与他……究竟是什么关系,朋友?亲属?还是别的什么?

“哪里?”白童子顺着我的手臂看向那处,却只见他无奈地笑了笑,“那个地方啊,只有接受改造和定期检查时我们才进去的。”
“你看到那些塔上虚浮的球状物体了吗?我们就是乘着那个上去的。”白童子在空中画了几个圈,以便我能注意到。
“嗯……看到了。”我眯起眼睛,费了好大劲才看清上面的漂浮物。
“你视力真好。”我忍不住夸了句,将视线上的网格拉动,那几个小东西更加清晰,旁边也一次排列开对应的数据。

除了顶端,塔身没有任何窗户活着门阀,难怪要靠工具上去。

我心里想着,随后将数据网关闭:看来想从那里找到什么信息是不可能了……
然后我瞟见了对方衣服上的图案。
“枫叶?”下意识地开口。
“嗯,你那上也有哦。黑童子真是迟钝,才发现吗?”白童子无奈地笑出了声,抬起手戳了下袖口,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衣服上同样带着枫叶的图案。
“……”

这个图案带来的感觉与初见白童子时一样,很亲切,很友好。
我抿了抿有些干燥的嘴唇。

回去时已经是晚上了。
刚一推开房间的门白童子就先冲了过去再一头栽入柔软的床中,整个人都陷了进去:“啊!累死啦!”
“……”我看着他,大概是是身体没有完全恢复,很清楚的感觉到疲惫正顺着血液蔓延至全身。白童子见我还站着,转了个身招呼着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来休息啊,真是的,黑童子你别老像个木头似的啊!”

的确就像个木头。

我坐到他旁边。

白童子扑过来将头枕在我盘起的腿上,他仰着头
我们正好对视上。

“嘿嘿~这样也不错~”他捂着嘴笑道。
我不排斥这个,甚至喜欢这种感觉。

似乎听得见心跳声。

“对了,白童子。”“嗯?”
“晚上的汤洒在裤子上了还没洗。”
“……”

“不要紧,我一会儿去洗澡。”


星碎散漫幽暗无边的夜空,熠熠生辉。黑暗间,是谁撑起了明灯,点亮了迷途旅人的归路?


白童子说我的房间还没有整理好,这段时间两个人只好挤在一起睡。
我睡不着,一直看着上面的天花板。直到眼睛发酸,待回过头时,白童子已经睡了。
我凑近了几分,他身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

“白童子……”

我轻轻念了他的名字,这让我感到安心。

他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我心想:好想……把那些都想起来……

第二天醒来时,白童子已经去忙早餐的事情了。
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做些什么,便起身打算去整理他的房间。
白童子的房间很干净,本就没有什么要收拾的。

我翻起了白童子书架上的书,却在收手时碰掉了柜子内的盒子。械化后的身体反应速度极快,在它下落前便将其扶起了,于是我看清了上面的字
——机械心脏。

瞳孔骤然缩小:

这是……什么?


TBC.




黑白童子——同心




--科幻向中篇(大概)缓更
--纯属瞎扯,不喜勿喷
--黑白童子人械化-----梗有参考
--黑童子视角
========
一、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

这是我刚清醒时所能想到的。

视线逐渐覆盖上网格与数据,我缓缓站起身,有关节上发出来轻微的械声。
这是一个完全没见过的房间,看房间的布置便能清楚这里主人的地位。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恶,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努力的搜索脑内的资料库,却无济于事。
开门声打断了思绪。

下意识地回身一记手刀朝来者的颈动脉窦,却被他轻易接下。
“嘿~”那人眨了眨碧蓝的眼睛。
心中莫名一颤。
在这愣住的瞬间便被对方反手拧腕直接按在墙上——我以为自己死定了。
迎来的却是温暖的手抚摸上头。

“你醒啦~不好意思弄疼你了吗?”他略带歉意地松开束缚的手,朝我吐了下舌头。
我没有回答,而是揉揉发疼的手腕,同时不忘给他一个白眼。
眼中逐一显现对方的信息,不料却因权限受限而终止分析。
大概是新人类吧?

“我叫白童子。你叫黑童子。”这个家伙、不,白童子,他完全不把之前的事放在心上,反倒是很耐心的做起了介绍,他指着我心脏的位置,很耐心地又一次重复。
他看向我:“记住了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
白童子给了我一种亲切感。尽管什么也不记得,但对他,我提不起丝毫的警惕。

“白…童子?”我不确定地开了口,声音小得可怜。白童子却很开心地将我抱住,在我耳边轻轻地回应道:“没错哦,黑童子。”

为什么要开心?

想不起任何事,这让我烦躁得很。
我从白童子怀中挣脱出来,刚想说的话却在见到他失落的表情时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没关系的啦。”白童子笑了笑,“不要勉强自己想起来。”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童子却摇了摇头,很满足的样子:“这样子就挺好了。”

“我们慢慢来。”他拉起我的手。

————————

“黑童子你的资料库里还是有**城的基本信息的,不了解什么可以自己看一下。”白童子这么说道。

白童子是个很奇怪的家伙。
他总是在笑的。

有什么可笑的?生活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资源纷争、平民暴动、下层社会混乱。
哪怕是**城也不过如此。
我笑不出来,也不会笑的。
毕竟未来一片黑暗。

我看向窗外正在为平民发放面包的白童子,手指颇有规律敲击着桌面。
他始终都是在笑的,彷佛本身就不属于这片肮脏的泥潭。
看着他的笑容,心中再次泛起莫名的情绪。

“白童子。”
我叫住了他。
“黑童子什么事?”白童子将空荡荡盘子搭在桌子上,象征性地摸了把额头。

“我想出去走走。”


TBC.

【黑白童子】因缘

注:随笔向
白童子视角
———————


白童子踏过盘缠于山林间层层石阶,赤裸的脚每攀上一步,草尖的露水与青石的冰冷都让他更为清醒。

佛堂檀香缭绕,模糊了周遭景象。
佛眼半睁,眸含慈悲。

白童子双手合上闭眸祈祷,逆着窗前投下的暖光,缓缓跪下。

光是如此耀眼,让那瘦小的身影融合其中。

佛说: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换今生一次的擦肩。

那么性命交付也好,奉上灵魂也罢。
到底是与黑童子经历了什么,才肯为彼此做到如此地步。

今生种种皆是前生因果。

“不求来世相见,不求前生注定。”祈求之语堂内响起,幽蓝的眸中尽是虔诚。
“只求当下,莫断因缘。”

总有一天,我还能听到你温柔的言语;
总有一天,你会放下一切背负;
然后,我们也会像现在一样,永远永远不会分开

好吗?
黑童子。




end.

【mft短篇】黎明。

战争似乎是即将进入尾声了。

太阳藏着地平线后,黑暗扑倒伤痕累累的小镇当中。
积雪堆在破旧的木屋前,冷风在空中呼啸着——又下雪了。
“akatin,好像又下雪了。”mafu蜷缩在akatin的怀里,对方也将他抱紧了些。两人互相依偎着,索取这最后的温暖。
“等我下mafu。”akatin突然起了身。
akatin把还没有被雪水浸湿的干草垫从角落里拖出来,又往快要熄灭的火堆里添了些木条——这些都是他从外面的工厂里偷来的。
“呼,这些是最后的了。”akatin嘟囔着抱起垫子坐到mafu旁边,“来,盖上点,虽然不多,但是暖和。”akatin拍了拍垫子上的灰尘,把它盖在mafu身上。
“唔,谢谢。”mafu搓着通红的双手看向akatin,akatin的身体却因为寒冷不停的颤抖。
“……”mafu动了动唇。
“akatin不会冷吗?”
“哎哎?我啊?”akatin立刻摆出一副全然无事的样子拍着胸膛,“我可比mafu大呢,这点小事完全没事哟……”
还没说完,mafu就扑倒akatin怀里,“唔……”akatin愣了下,温暖瞬间涌上全身。mafu扬起稚气未退的脸,看着akatin绿色的眸子,笑道:“一起来啊,这样就不冷了!”

=====
那时候的镇子还没有受到战争的洗礼。人们沉浸在和平所带来的快乐中。
mafu遇到akatin是在一个早上。
阳光正好,百鸟合鸣。

mafu在被父母“关在”钢琴房里,音符从打开的窗户飞出去。悦耳的曲子在mafu耳中却变得枯燥无味。对于孩子来说,还是玩耍什么的比难懂的钢琴曲更吸引人。
“嗨,朋友,这曲子真是好听。”红发的孩子从窗户外探出头,笑着朝他摆摆手,mafu被吓了一跳,却没有叫出声。
“你,你好……”
mafu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
“你好啊,看你这么愁眉不展的,我带你出去玩玩啊,那帮商人带来的葡萄酒,糖块可比这个有意思多了。”akatin挑眉。
“妈妈说过不让出去的……”
“没关系的,我可以帮你。”
“为什么?”
“因为没人陪我玩啊!”说着akatin回身跳了下去。“喂喂这可是二……”mafu冲了过去,后面的话却卡在嘴里了。akatin完好无损地站在下面朝自己挥手。
“下来啊,我接着你。”akatin喊道,mafu稍微大了些声:“我,我不敢。”
“mafu?亲爱的,你在喊什么?”门外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没什么,妈妈!”这下mafu有点慌了,可是他太想出去看看了,顾不得犹豫其他是原因,他爬上窗台。
纵身一跃——
他只感觉身体远离了陆地。

或许是mafu太轻,也或许是akatin力气大。总之akatin微微跃起,稳稳地接住mafu,冲击所带来的惯性让两人一起摔在柔软的草坪上。
两个孩子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快走吧,我妈妈会发现的。”mafu拉起akatin的手。
“我叫mafu,你呢?”
“akatin哟。”

=====
“akatin,你说战争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mafu在akatin的怀中,有些昏昏欲睡,“现在一想想,曾经被逼迫着学钢琴的日子也是如此幸福啊。”“快了,就快了吧。”akatin抚摸着他的头,“救援的人似乎说是明天就到。似乎我们是最后一批人了。”
“那我们就安全了对吧?”
“恩,安全了。”akatin点点头。

“对了akatin。”“恩?”“你当时藏起来的东西是什么啊?”“这个啊,mafu不也快二十岁生日了吗?打算那时候送给你的。”
“这样啊……好棒。”mafu蹭了蹭akatin的头,“那我也需要好好回应akatin才行。”

======
雪不知是什么时候停的。
将mafu吵醒的是一声枪响。恐惧感瞬间充满了mafu的身体。
“akatin……”
“嘘,别出声……”akatin捂住mafu的嘴,“听着,你一会带着剩下的木头躲到地下室去,那里有备用的干粮和火柴。”akatin有点不放心的嘱咐着。mafu拨开akatin的手,“akatin你呢?”
“我去引开他们。”
mafu闻声瞪大了眼睛,险些喊出了声:“我不要!”
“乖,听话,我会回来的。”akatin顿了顿,继续说道,“还记得我说过要给你的东西吗?”
“?”
“那个在地下室,有个小木箱里。”

“让我去吧,我想保护一次akatin啊!”
akatin握住mafu的手,吻了他的额头:“让我再守护你一次吧,下一次让你来好吗?”
不容mafu回答,akatin便侧身翻出早已没了玻璃的窗户。直接冲到一个男人面前,将防身的匕首送入对方的胸膛。血溅在akatin脸上,很烫人。
“来啊!你们这帮挑起战争的混蛋,有本事就来啊!”akatin忍住反胃感喊道。

枪声远去了。

天亮了。

“mafu,akatin?!”
成熟女性的声音。
“妈妈吗?我在……”mafu吃力的推开地下室的木板,在试图爬上来时散着长发的女人把他拉了起来。
“亲爱的,我的孩子,没受伤吧?”女人颤抖着声音一边边梳理mafu的白发,却在看到mafu几乎失神的红眸时,皱起眉头。

“你看……妈妈,这是akatin……送给我的呢……”mafu的双手送到她眼前,手中捧着的是一对做工粗糙的戒指。

其中一只刻着“love mafumafu”。

眼泪朦胧了视线中的一切。
对方的声音被水声淹没了。

=====
钢琴声在教堂中渐渐消失。

“mafu先生总是来帮忙,我们非常感激。”修女朝他鞠了一躬。
“不必谢。”mafu笑着朝她摆摆手,无名指上带着那只戒指。

天气真是好呢。
“你知道吗?akatin,别人都说你已经死了,可是我还不信。”mafu一路上自言自语,“还是要给你弄个块墓来,明明连尸体都没找到,我才不要呢。”
“听说有人要搬过来,还是在我家对面,该去看看了吧?”

“是啊。要好好的见一面。”

mafu愣住,目光转向声音的源头。
熟悉的人正朝他微笑着。
“好久不见mafu。”

mafu的脚步不受控制地朝向akatin。

路中行走的鸽子被惊起,拍打着翅膀飞起。翅尖拂过他的脸,带来阵阵清风。

“akatin——”

【愿彼此相爱着。】

END。

【mft短篇】失声。七秒。

一、
不知是什么时候,他总是一个人躲在黑暗的房间里,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声充满安静的空间中。
我总是问他,不去医院看看吗?
他笑着朝我摆摆手。
用嘶哑的声音回应我。
“没事。”
我有些害怕,怕他有一天会坏了那如命重要的嗓子。但我很没用,不知该怎么帮他。
他好像是刻意的回避一样。
“明明去医院检查一下就好了啊。”
“去过了,医生说是吃药。”
撒谎。
我心里说道,却不忍揭穿他。
他的声音一日变糟。
我开始听不出那是他的声音。
我可怜的爱人啊,
你在想些什么?

“早安,akatin桑,我爱你。”
一早醒来,看到的是他的面孔。
他笑着,泪水从他红色的眸中涌出。
那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笨蛋mafu。

我也爱你。








二、
据说鱼,只有七秒的记忆。

这七秒很重要。

可以用它记住什么?

=====
我喜欢那个人类孩子。
比大海,比天空,比朋友的喜欢,还要深。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只要是见到他,心就会跳得很快。
他的笑,他的哭,他的一言一行,都将心吸引。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其实啊,鱼只是记性很差而已。
七秒记忆什么的,不过是人类的猜想。
但是你知道吗?
对于你的事,我可是记得一清二楚啊。
我多想,让你也看到我呢。

====
你愿意吗?
用你所有的记忆,换取成为人类的机会?
愿意。为什么不愿意?
想好咯?小红鱼?你只能成为人类七秒哟。他未必能记得住你,这样值得?
没关系的。

=====
他像往常一样坐在海边,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海水没过他白皙的脚。
他唱着无名的歌。

只有七秒……
我游到他面前。
他似乎注意到我了。

“早啊?鱼先生。”

刺眼的阳光钻入眼中,空气带来了窒息感。
海水映上红色和白色的身影。
顾不上那么多。
无视对方诧异的表情,如蜻蜓点水般轻吻他的额。
“你好我叫akatin,你叫什么呢?”
“啊……我叫mafumafu?”
似乎是出于礼貌,他回答了我。
mafu。
“恩,mafu,记住了。”
我笑道。

记住了。

=====
用剩余的日子,去回忆这美好的七秒,似乎…也不错吧?



END.

【mft随笔】无题。

※可能有ooc慎入
※内有微量soramafu
※BE

呐呐,mafu君
恩?
如果akatin君还活着的话,你还会选择和soraru桑在一起吗?
什,什么问题啊……?这种事,还是会的啊。我,毕竟我最喜欢……soraru桑了……啊?

====
在交往的三百六十七天后,akatin和mafu提出了“分手”。
前一天晚上,两人还为了庆祝【交往一周年】一起去了游乐园,一起去KTV嚎歌,一起mafutin烤肉会。
明明玩得很开心。
mafu以为可以一直和akatin在一起,直到两人都老得唱歌跑调,忘词。
可是就仿佛是一夜间梦醒一般。akatin带着mafu从没有见过的严肃表情,没有任何玩笑的语气说道:
“mafu君,分手吧。”

====
mafu很不理解,甚至对akatin有了厌恶的感情,认为akatin完全不在意自己。
mafu开始找soraru了。尽管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但是在mafu因分手而大哭的时候soraru还是把怀抱留给了mafu。
“真像个小孩子。”有些无奈的口气。

====
akatin把自己锁在家里,在家中来往的人只剩下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屋内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
装有白色药品的瓶子不规则得散落在桌上。
窗帘始终拉着。
akatin一直过着浑浑噩噩的日子,与mafu在一起的时光成了他的度过治疗的消遣。
明明还有许多事没有做,明明还没有报答过所有爱着自己的人。
明明还想和mafu在一起。
而此时里akatin的生命结束还有一个月。

====
mafu发现akatin很久没有发过推了,没有新歌,没有钓鱼,没有回复所有问他去哪了的人。
没有回过mafu的简讯和电话。
mafu起初没有在意,他只想和soraru在一起,然后彻底忘记分手所带来的痛。
可是mafu还是忍不住了。
akatin已经好久不说话了。
mafu去了akatin的家,因为他还有akatin家的钥匙。
mafu得知akatin生了病,治不好的那种。

====
mafu这才明白akatin为什么要提出分手。而此时却发现自己有点喜欢soraru了。
离akatin的生命结束还剩不到一个星期。

====
没想到mafu君还会来看我。好开心。
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呐……我看到了mafu的特推,和soraru桑关系真是不错呢。
别说了……
mafu君以后也一定会很快乐的吧?
别说了啊!!!
寂静……
mafu抬起头看着akatin,akatin只是带着那个让mafu安心的笑容。
mafu哭得时候的确像个小孩子。

“akatin桑,我喜欢你啊。”

“恩,我知道,我也是。
但我很抱歉。”

====
“要出发了哦,mafu。”soraru催促着。
“好的soraru桑。”mafu回应着出了门。

END.

====
练笔小作,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
看着akatin的人气已大不如前真是无比心痛。
或许是因为今天刷N站的再生越刷心越痛的原因才有了此文章。
不管怎样我会一直爱着akatin的。mafutin坚定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