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k

渣渣文手,弃坑狂魔

最近看血影出现多了点、就和基友聊了聊血影,包括一些简单的剧情分析 @ciao 讨论愉快

隼影隼短文/病入膏肓


注:ooc有,隼白x血影无差,雷者勿入


兵刃相撞所发出清脆的响声在空旷之地荡漾而开,隼白的力气比血影料想中的还大得多,两把刀在双方不断施力下咯咯发颤。

血影难以遮掩的兴奋表情倒映隼白眼中,这种表情让他感到莫名烦躁,隼白加大力道将这疯子狠狠甩出去。

两人同时向后分开又再次挥刀而来,耳边充斥着金属相交的刺耳声音,独属冷兵器的寒光在夜月下显得更加冷冽。

隼白对这种战斗毫无兴趣,它过于残酷,就如同死神漆黑的镰刀,随时都可能夺取他人顽强却脆弱的生命,而血影恰好相反,他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兴奋:眼前的是另无数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忍者当中百年难遇的天才。

也正像他所说的:“与你一战我期盼已久。”

隼白果然没让他失望,对手的强大让血影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强者的战斗连外在的欣赏都是无比悦目,如同刀尖起舞,致命又不乏美感。

血影对此自是愈发痴迷。


血影的攻击远比隼白的要猛,密集的剑气一次次从他身边擦过,隼白横刀拦于身前硬生生地将最后一道猛烈的剑气挡下,刀几乎被震得脱手,地面上留下长长的拖痕。

血影不禁脱口赞叹:“不愧是白夜叉,真是痛快!”

“只是今天看来,有些心不在焉啊!”话落人已冲到隼白眼前,两股剑气相撞炸开,顿时烟雾四起。

看来不认真些,这家伙是甩不掉了。

烟雾随风而散,大地被撕出狰狞的伤疤。隼白毫不在意地抹去脸上伤口的血,蓝色的面罩几乎滑落,他将刀置于右手淡淡开口:“那现在,就好好玩玩吧。”



来自咸鱼作者:大概是隼白救下小黑后的短暂交战,血影真是个有魅力的角色,声音性格都超爱

隼黑//不知道怎么写了就直接把思路发出来吧(;_;)长图慎入,大概讨论一下替隼白承受诅咒阴剑诅咒的小黑死亡之后隼白的反应

战前小憩的觉醒小黑(大概)捂脸遁逃

黑苍黑短文/坠落


注:ooc有


苍牙正在下坠。

他看见漫天繁星越来越远,从闪烁的几颗变成美丽的银河。今天的天空很美,没有云雾蔽空,月圆如镜。

耳边都是风声,身体似乎与它们融为一体——他本就属于风。

好像何时都没有像现在这般自由,苍牙闭上眼睛,感受着风渗透进他的血管,然后是肌肉、骨骼,直至内脏。


苍牙忽然就感觉到累了,接着,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第一夜,他戴上已死战友的面具,化身成索命的厉鬼痛饮复仇之血。

第二夜,他将面孔遮蔽掩饰情感,悼念那些自己没能保护好的同伴。

第三夜,他怜爱那些幼小的孩童,在他们哭泣前装扮成滑稽的小狗。

……

第九十九夜,他戴上了第九十九张面具,心上挂了九十九道锁。

他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无视痛苦,殊不知那颗心早已破碎,烂得几乎滴不出血来。


他醒了,也真的累了。

那名为自责愧疚的枷锁深深插入双肩,伤口结痂愈合与他融为一体,无法摆脱,挣扎只会再次遍体鳞伤。


身体还在下坠。


“苍牙——!”

正当他以为一切都要结束时,在龙啸与风声中,却突然有人高喊他的名字。

苍牙睁开眼睛,只见黑夜被撕开了数条裂痕,天空像瓷器般裂开蛛网的碎痕,紧接着支离破碎。

有光照下来了。

小黑乘着黑龙俯冲下来,紧紧抓住了苍牙的手将他从坠落中拉起。

苍牙感觉自己的面具碎了。

对方似乎担心他还会掉下去,紧握的手一直没松开反倒更加用力:“已经没事了。”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苍牙再次闭上眼睛,面具碎成粉末消散空中。他也将那只手紧握。



“好。”





b:我这条杂食咸鱼又来了

这两天和 @ciao 关于阴阳师和隼白之间的一些分析,顺带扣出一点隼黑糖,P4是个人对隼白演戏的一点看法,(;´༎ຶД༎ຶ`)忍3cp都很好吃啊嘤嘤嘤

隼苍短文/对酒


注:ooc有


苍牙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和隼白好好坐在一起过了。

繁星萦绕月色,点点微光落在盛酒的碗里,平静的水面映出月亮的影子。

自从成为村长候选人后就很少能闲着了。而今天这种情况也着实难得,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起要找苍牙来了。

想到这隼白的脑袋有些迷糊,大概是最近太过疲累导致的。他将目光放在一旁的苍牙身上,却感觉人似乎比印象中的瘦了许多。

他又想起出事的那晚,苍牙背着同伴的尸体一瘸一拐地从森林深处走出来,他身上都是血,但就像根本没有察觉到似的木讷地向前行走,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也是从那以后苍牙就开始转变了。


隼白不止一次有这样的感觉:明明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同甘共苦的伙伴。但他始终无法真正了解苍牙。

近在咫尺却又相隔千里。


直到今天亦是如此,隼白看着苍牙的面具,一时间竟有些想不起人的脸了。

“你明天没有任务?”苍牙没看他,只是朝着远处的景色看去。

今晚夜色很美,无云遮月,群星璀璨。

“不算。”隼白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便自顾自地抿口酒:“村长说最近有人在禁地附近发现异常,明天我会去那边看看。”

禁地的危险人人知晓,如不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进去就很难再完好的出来。

那种地方、保不准会发生什么。

苍牙的喉结滚动似乎有什么想说的,隼白也注意到了,在一边安静地等着。

“那你多加小心。”

意料之中的话,他低声应了句。两人又再次恢复沉默。

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偶有几声鸟鸣虫鸣,几秒后又恢复平静。

气氛好像更压抑了。

“……”

“……”


“难得你回来,今天就不说这些了。”苍牙终于先打破沉默。他忽然挥臂将酒洒向半空,微风拂过,酒的香气随之散开。

“这杯敬逝去的战友。”

他淡淡地说着又将酒满上,水中泛起波光。这次苍牙终于将视线落在隼白身上:“这杯敬你。”


“我的队长。”




(来自咸鱼作者的呐喊:我想听苍牙叫隼白队长啊啊啊啊啊(╯°□°)╯

日常与基友猜测发展,并随时准备被打脸@ciao

P4是忍1,这是一个关于小黑是不是忍神且这个世界可不可能有轮回一说的猜测

隼黑短文/成人礼


注:年龄差、ooc有


小黑是第一次参加成人礼。

他对这个还有些陌生,有点不知所措便一直跟在苍牙身后,苍牙显然看出人的窘迫,贴心地退到他后边帮着指导不解。

老村长和几位长老陆续为他们送上祝福。

小黑扫过前面的几位领导者,却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熟悉的身影。

本以为隼白作为下一任村长候选人,也会来到参加成人礼的,哪怕不是与村长站在一起,也能在人群中找到才对。没想到他却并不在。

小黑想起前些日子与队长的对话,心里泛起别样的情绪。

好在他能掩饰住自己的表情,没怎么失态。

成人礼这天算是忍村比较放松的日子了,没什么任务。等到小黑接受祝福,他朝年迈的老人鞠躬行礼表示感谢。一切完毕便匆匆回到自己的住处,将整个身子裹在被子里,很快就睡过去了。


“隼白队长。”小黑看着前面的人,犹豫许久还是咬咬牙开口叫道。

隼白在处理松散的机关,没法分神,只是低声应了句表示自己在听。

“那个……过几天就是成人礼了。我也是第一次参加……你可不可以来……”

隼白听到这儿停下手里的工作抬起头,沉默着看着他的眼睛。

小黑被看的有些心虚,声音也渐渐小下来了:“要是忙就算——”

“我尽力吧。”隼白没等人说完就开口了,接着想了想又补充道,“但会晚些。”


小黑梦到了之前的事,他感到有些冷,大概是窗子没关,就迷迷糊糊坐起来去关上头的窗。

接着整个人一愣。

白发的青年正半跪在窗框上,天不知是何时黑下来的,清冷的月光顺着屋檐洒下来,却把人衬托的更好看了。

“隼白……队长?”小黑还有些惊异,隼白却先一步吻了上来。

“抱歉,我回来晚了。”


“还有,成年快乐。”




隼黑/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01.

注意:ooc,年龄差有



小黑醒来时正值黄昏,竹林叶影斑驳,光影交错落在脸上,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迷糊时,他看到了旁边坐着的身影,有点眼熟,再定睛一看,整个人像被电击了似的猛地坐起来,声音中掩饰不住的惊讶:“隼白队长?”

这一动扯到了腰上的伤,隼白手快,一下子扶住他。伤口几乎露骨,虽然做过包扎也依旧遮掩不住尖锐的疼痛,小黑倒在隼白怀里倒吸口凉气,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队长一直保持着别扭的姿势。

正当他有些不知所措时隼白很合时地收回手,小黑也顺势端正姿势坐好了:“谢谢。”

“不必,下次多注意便是。”隼白将腰间系着的小布袋解开,上面平排放着几个有些变形的饭团,隼白挑了个形状还算好看的递过去。

他指的是被偷袭的这件事。

“还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万事都要小心。”隼白很自然地嘱咐着,一手拉下蓝色的面罩,将饭团尖尖的一角咬下去了。

小黑想到自己是被那东西在身上狠狠啃了一口才失去意识的,由不得打了个寒战:“嗯。”

“返回的路上我会和你一起行动,那家伙要是再出来,”隼白掂了掂自己的忍刀,“我会直接杀了它。”


出发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下来了,竹林静得很,偶尔传出几声虫鸣。

忍者习惯了黑暗中的生活,这种程度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影响,反而能让感官更加敏锐。考虑到伤员的问题隼白的行动速度不算快,小黑也有所察觉,在后面紧紧跟着。

一路上小黑还是有些话想说的,比如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隼白又是怎么找到他的。

不过终归两人还是不太熟,对方甚至还可能不知道他叫什么,也许这次行动结束就没什么机会再能碰面。小黑仔细想了想,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了。

黑暗中隼白的视线瞟过来,只是短短一瞬,对方并没有察觉到。不再思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后伤口的疼痛又再次清晰起来,小黑咬咬牙追过去。

后面的路上两人大部分都是保持安静的,偶尔隼白会停下来让小黑缓解缓解。好在这里离忍村还不算太远,终于在第二次天黑前到达了村子的边界。

“顺这条路再往前走些,你就能看见村子的大门了。”隼白发话了。

小黑也停下来,他听出对方的意思:隼白没打算回村,大概是还有什么任务。

“好。”小黑不想多问,现在伤口的位置湿漉漉的大概是又扯裂了,疼痛让他头有些发昏,再无精力顾及别的事,小黑朝人笑了下,“多谢队长。”

“你回去好好养伤。”隼白的表情都在一张蓝色的面罩后,小黑看了半天也没瞅出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我知道些你的事,你很有潜力。”隼白顿了下补充道,“多加修炼吧。”说罢人脚下略施些力,没几下就消失在了层层交叠的竹林中。

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抹蓝色,小黑一路上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下来,他长长呼出口气,顺着小路朝村落走去。



p:来者咸鱼文手的小小发言:

大概会是个短篇。

和基友分析了一些隼黑的事,感觉二者还有有种一定年龄差的,于是这里就私自将小黑的年龄定在将要成年,隼白的年龄大概是二十五六。


时间是忍者考试之后,两人算是第一次在非正式场合见面,对彼此还都很陌生。

ヽ( ̄д ̄;)ノ=3=3=3然后就是,文笔特别渣,各位不要嫌弃(如果有建议请毫不客气地砸过来吧orz